梦想照进黔东南 -隆里 -多拉a梦送我时光机

如果隆里只因为明代将领镇守而闻名 那它的历史恐怕还是单薄了一些

这里 还是唐代著名诗人 王昌龄的贬黜之地
王昌龄当年因一首《梨花赋》而遭人中伤,被朝庭贬谪龙标尉,故又被称为王龙标
据说他在隆里政绩显著 为人民办了些好事实事 颇受爱戴
后世隆里人民为了纪念他 特别起了这座龙标书院

image

如今的龙标书院是一所小学 
一走进去 很多活泼可爱的小朋友正在院子里嬉闹 这样的场景令人油然而生一种羡慕之情
他们不单是在隆里长大的孩子 他们还在龙标书院上小学 这光时说出来 都足够自豪了

在古城里慢慢踱着步听小导游一点点讲解这座城的光荣与梦想
耳边突然传来清脆的 不真实的风铃响
我愣在当场 疑惑的看着小导游
小美女遥指正在修缮的那个城门说:那是600多年的风铃 起风就会响

image
声音悦耳清脆 连绵不绝 仿佛在六百年前 我们已经相识
伴随风铃声 我们走出城门

城外不远的状元桥 也是村民为纪念王昌龄而建
image

和小导游在这座桥上坐了很久静静的聊天 

更多的时候还是安静的吹着河风 

无可否认 时至今日隆里都是青山绿水美不胜收
可是即便通了公路 来到这里也不是那么容易 更别说交通基本靠走的古代

image

当年想出把王昌龄流放到这里的人可真是损透了

我眼前时不时浮现出王先生带着一书童俩家仆仨杂役翻山越岭跋涉的画面 
最后 只得他一人和一杂役生还到达,老泪纵横见乡亲
以上纯属杜撰 

不过 走过这条漫长的山路后
我才可以体会到电视剧里一说发配边疆 阖家上下哀嚎震天 如丧考妣的那种绝望心情
也明白了那些发配的人 走到一半病死或者自愿跳崖 原来不是电视无根据的杜撰

算了 过了几百年 深究也无益

喏 这条桥就是可以逃票的那条 从对面走过来,就有条土路进村

image

把整个古城外绕了一圈后走回唾弃吴三桂的地方 也是古城的中心 碰上了一家人摆满月酒
场面虽然没有百米长桌那么宏伟 但人数也不少了 热闹极了

image

其实这个时候才下午5点 我脑子打了很多个转 立刻返回黎平还是留下来?
隆里美到人的骨髓里 我不想走 但我也不想留 留下来 我怕我就真的不想走了
矛盾阿矛盾
最后我还是决定留一晚 看看晚上的古城
古城酒店的外面颇有点情调

image

菜也做的不错 价格很实惠
我要了一斤田鱼做的酸汤鱼和一个清炒土豆丝 买单好像30还有找

image

田鱼 就是放养在水稻田里的鱼
这种鱼靠吃稻花成长 长不大 据说肉质清香
但我个人这样的说法经不起推敲:
第一 稻田的水是死水 第二 现在不用农药的稻田少之又少
总结起来就变成:一滩化肥死水养出来的鱼。。。。。汗。。。。。吃起来让人不怎么放心
倒是酸汤鱼里的广菜纤维稀松柔软丰厚 吸收了汤汁后味道清甜中透出酸辣浓郁 很过瘾

image

安顿好后 天已全黑 夜晚的古城没有传统景点那种张灯结彩的气氛 反而黑麻麻看起来了无生气
听小导游说 要到节假日 才会通宵开着灯笼
看来我有幸看到了平日古城的全貌
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一会钱棍队的学生们排练 便回去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 伴着老风铃的再次响起 我已经拿好行李赶往敖市
没有再古城去看看 甚至没有再看古城一眼 我头也不会的往大路上走
我太了解自己 如果早上再进隆里 那我今天就又走不了了。。。。。。
image


打开这座古城 就像开启了潘多拉的魔盒
吸引人的东西太多太深太美妙 让人不自觉想留在里面

imag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趴趴走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