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5

浪费生命的一天天

刚开始上班,没什么事做。一天天的浪费生命。。 赶地铁上班,叫外卖,吃外卖,睡觉,打游戏,下班。。。 这么舒服就可以拿钱钱!浪费生命啊~~

Posted in 碎碎念 | Leave a comment

假想城邦

我厌恶香港和上海,就像我当年厌恶北京,曾经厌恶武汉一样! 这些城邦。我走过的。没走过的地方。 那些虚幻的记忆,令人悚然。 就算怎么努力想抛开,还是徒然。 巨大的城邦,就这样变成假想的敌人。 转眼,树敌众多。

Posted in 碎碎念 | Leave a comment

C'est la vie C'est

C'est la vie C'est 虽然我一直在和这话对着干。但有时依然无助。

Posted in 碎碎念 | Leave a comment

如果可以,请读完这篇小说

十年 一 我不是个天生叙述的胚子,和我接触过的编辑都说我的文路太乱,事实上,我就是个头 脑简单的动物。 而我所想叙述的这十年,像一盆长坏了的盆景,枝叶繁茂,让人头疼。 到最后,我选择从头说起,这样可以避免叙述过程中我漏掉什么,这残酷的十 年,这疯狂的十年,没有什么容许忽略。 二 一九九四年,我十六岁,唇红齿白,明眸善睐。 李小均十六岁,单眼皮高鼻梁,细长手指薄凉唇。 他比我小三个月三星期加三天。 命书上说女人比男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三年,或者三个月,他们注定纠缠。这是十年后我看到的句子, 惊悚。 李小均是典型的书呆子,沉默寡言,木讷迟钝,容貌冰凉。之后我没见到过一个男人的 容貌可以用冰凉来形容。 他是我的同桌,我的课桌靠墙,贴着窗户,每次下课,我都要等李小均离开座 位,我才能出去,他个子大,我从他身后过去总不免蹭到他,这是我的难言之 隐。十六岁的少女,不愿意和无关异性有任何身体接触。 偏偏李小均是个不爱运动的男孩,除了去厕所和课间操,他都趴在课桌上写写画画,他 捣腾数学问题的执着劲令人 帷K 畎 退 懊娴耐 г诳渭湎孪笃濉6 姨盅嵋磺衅?br>类游戏。我不好意思一次次和李小均说你让我出去一下,我便趴在窗台上看隔壁班的同学 在走廊上来来去去,时不时和其他同学透过窗户栏杆探监一样聊两句。 因为是同桌,几乎所有活动都是我和李小均一组,这让十六岁的我极其愤怒。 李小均的手白得像小姑娘的手,劳动课根本不能当男孩使,打扫卫生时,往往是我扫了 六组地,他才扫了2组,那时我就发誓,一定要老师给我调整座位。 那时,男生女生是不能多说话的,否则就有早恋传言漫天飞舞。 我和李小均没有传言。因为我们很少说话。 我看不起他的木讷笨拙。 他弄不懂我的多愁善感。 高中第一年,我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李小均,让一下。他会举着棋子 说:恩,好。 极度无聊的时候,我也会看他们下棋。看不懂时我会冷不丁问一句:那象为什么要 斜着走?那马为什么要不能直着走? 李小均的对手老笑我弱智,我翻着白眼说:我不懂还不可以问呐? 李小均总是很耐心的给我讲解。渐渐懂得原来象棋这么好玩。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碎碎念 | 2 Comments

不知道说什么

看到这样一段话: [color=Yellow]在爱情没开始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会那样地爱一人。 在爱情没结束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那样的爱也会消失。 在爱情被忘却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那样刻骨铭心的爱也会只留淡淡痕迹。 在爱情重新开始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还能再一次找到那样的爱情。 [/color] 不知道说什么。。。。

Posted in 碎碎念 | Leave a comment

一起来佩服并悼念--蔡明亮

我们一起来佩服天空那朵明亮的云吧 但是。谁可以把蔡明亮佩服到让他丫呕血,我还真想知道。 这丫要撤了,宝岛电影还能举吗? 就像失去生殖器的人,很难再有深度的疲惫和反省机会 其实。生活都挺不容易的,壮硕的男优。也有轰然倒下的一天! 我们需要金枪 更需要榜样! 这是一个传媒垃圾桶的时代。失去云,只剩明媚的蓝天。

Posted in 装文化 | Leave a comment